麻豆专属

麻豆专属

此症非用白虎汤以急救胃火,则肾水立时熬干,身成黑炭矣。治法宜斩关直入,急救心君之垂危,祛荡肾邪,拨乱反正之为得也。

下喉即愈,人有咽喉肿痛,日轻夜重,喉间亦长成蛾,宛如阳症,但不甚痛,而咽喉之际自觉一线干燥之至,饮水咽之少快,至水入腹,而腹又不安,吐涎如水甚多,将涎投入清水中,实时散化为水。不知此症看其似轻而实重,看其似缓而实急。

然而各立一方,未免过于纷纭。故秽尽之后,即以参、苓、薏、药之类继之,则脾气坚固,不愁亡阴之祸也。

不知各经在齿牙之间,各有部位也。然而各经不可分治,而肾经实可专治,治其肾火,而各经之火尽散也。

一剂而癫轻,二剂全愈。今肾水既不济于心之中,何能越心而上升于唇口之上,此廉泉欲自养方寸之舌而不能,何能济心之炎热乎。

治法必大补其气血,而佐以温热之味,则正旺而邪不敢侵,不必止痛而痛自止也。  然而入脏、在腑虽有不同,而作寒、作热则无不同也。

Leave a Reply